广东11选5历史开奖记录:劉煥新:一個被使命感牢牢拴住的人

時間:2019-07-04 16:05:00作者:毛亞楠新聞來源:《方圓》雜志

山西11选五开奖结果 www.cbxtr.com 評論投稿打印轉發復制鏈接||字號

  志氣、骨氣和勇氣,是老人臨走時傳給劉煥新的“三口氣”。他牢牢地記得,“有了這三口氣,咱們走到哪里都不怕。我不行了有你,你不行了還有孫子。我們子子孫孫一定要討個對錯是非”

  這里是山東省高密市軍人接待站賓館一間21平方米的單人間,2樓朝陽的位置,透過窗能看到樓下小院的風景。勞動節這天是個吉利的日子,西邊禮堂傳來婚禮主持的慶賀聲,小孩們牽出氣球在院內停車場的樹蔭下嬉鬧,5月的暖風一緊一慢地吹著,將葉子的沙沙聲混帶著院墻外裝修的響動一并捎進窗里來。為了消音,劉煥新索性關了窗子敞開了房門。因為過節的緣故,他之前租住的帶有辦公桌的房間被旅客占用了,這個單人間成了他今天的“辦公室”。

  “有總比沒有強,至少能靜心處理些事情?!彼浴斗皆病芳欽咚?。自從1994年被擄日受害勞工們推舉為中國受害勞工聯誼會的執行會長,劉煥新就過上了“天天被人找”的日子。他所在的草泊村離高密市23公里遠,經常是天南海北的人找過來了,下了火車站卻不知再怎么走。為了方便人們見到他,2000年的時候,劉煥新自己掏錢在火車站附近的軍人接待站賓館長租了間房子作為辦公室,接待站的老板當兵出身,有感于劉煥新在做的事兒,便將他的租金減去,從此劉煥新就像又上起了班一樣,“365天有300天都在這里了”。

  他在這里接待過太多人了,有日本來的律師、國內各大媒體的記者、翻譯家、學者等等,最多的還是那些受害勞工及其遺屬們。陳丕剛就是其中的一位。2005年,從部隊轉業進入市城管局工作的陳丕剛聽說劉煥新這里在做擄日勞工的統計核實工作,為了了解自己爺爺當年的事情,他找了過來。記得當時劉煥新給他看了一份填著勞工名字和地址的表格,計算機專業出身的陳丕剛覺得亂,表示可以幫忙整理整理。沒想到“這一整就整到了現在”,“整”成了山東受害勞工聯誼會的秘書長。

  說是秘書長,陳丕剛說,“其實就是業余時間幫著劉煥新統計下勞工的名單、跟著他召集勞工及勞工遺屬們開開會、收發下來自各地的郵件”。之所以這么多年都沒間斷過,是因為他覺得劉煥新“正派、值得幫”。十幾年干下來了,陳丕剛真正體會到了做勞工工作的枯燥瑣碎甚至無望,但他沒聽劉煥新說過一次放棄,“他是個有堅定責任感和沉重使命感的人,就憑這點,我會幫到底?!背侖Ц賬?。

  命中注定的事情

  劉煥新穿一件軍綠色半袖,黑長褲,比記者上次見時黢黑了許多,歲月壓縮身高,即便如此,75歲的他站起來還有一米八的高度?!叭爍唄澩蟆幣彩撬蓋琢趿矢肆糲碌撓∠?如今高密境內七八十歲的老人還能回憶起當年聽劉連仁做報告時的場景,“他人高得進門要低下頭,說起話來很有氣度,一看就是能在絕境中求生的不凡之人”。

  劉煥新身上,能看到他父親的影子。人們議論過,如果他當初沒有接過父親的接力棒,他的這一生,也許是另一番景象,或許比現在更好,“畢竟在部隊的時候,他曾做到過副參謀長的位置”。但劉煥新卻說“假設不成立”,因為“沒人會拒絕一個傳奇的父親”。

  他永遠忘不了1958年4月在天津塘沽新港的那個眾所矚目的時刻,14歲的自己迎來生命的高光,他第一次見到了父親,父親頭戴著黑呢帽穿一身灰西服,被歡迎的人群簇擁著向自己走來,“那感覺就如英雄降臨”。

  在之后的朝夕相處里,他親眼看見著這個英雄的傷痛。在日本做苦役所受盡的凌辱虐待像陰魂一樣纏繞在父親的身體里,而北海道13年的“野人”生活又像個罩子一樣隔絕著父親和普通人的生活。即便有了舒適的床,父親仍同在山洞里一樣以坐姿而眠;他會在深夜里夢游,一副不知道要逃到哪里的樣子;會在睡夢中發出獸一樣痛苦地呻吟、尖叫,被恐懼深深俘虜著;他甚至忍受不了一件黃呢子大衣的刺激,認為那是日本兵當年的顏色,讓母親拿出去染黑……

  一家三口在一起過了5年后,劉煥新19歲的時候,父親做出讓他去當兵的決定。再也經不住離別的母親哭著反對,那是他們婚后第一次爭吵。劉煥新記得父親態度堅決,他的理由是,是祖國給了他第二次生命,“只有國家強大,老百姓才有好日子過。如果不是國家強大,我劉連仁回不到祖國”。

  “為小家,也為大家”,劉煥新如父所愿進部隊當了兵,18年的部隊生涯里,他從一個小小防化兵晉升至副參謀長的職位,原本可以按照既定軌道繼續向前,但在1981年,他又被年事已高的父親從部隊召回。

  轉業后的劉煥新被分配到高密縣供銷社,擔任工會主席等職。也就在那段時間里,父親向他表明心愿,他希望兒子能助他在有生之年討回公道,“因為我是控訴戰爭最好的人證?!備蓋姿?。

  在劉煥新看來,這是句“終究要說出口的話”,也是個“注定要做的決定”。從1958年到80年代初期這漫長歲月里,父親已跨越苦難,日漸平和。但誰都能看得出來,那段痛苦往事如干柴易燃,任何相關話頭的火苗都能將其引著,瞬間吞噬掉父親的寧靜。

  劉煥新坦言,那時他對父親是不了解的,雖然知道他經受了常人難及的折磨,但他“只有感同,沒法身受”。畢竟這份苦痛太大了,大到像深的海,幽邃如謎。直到1991年,他跟隨父親去了日本,親自體會到了北海道的冷……

  接力的人

  那一年,應日中友好協會友人的邀請,劉煥新陪同父親到日本故地重游。那是他第一次感受北海道零下40多攝氏度的徹骨之冷,“那里的天氣善變極了,云彩一來就飄下雪粒子,云彩一走露出來太陽”。父子二人去到石狩郡當別町奧之澤的山里,本想去父親當年穴居藏身的山洞看一看,卻因環境惡劣,無法前行。

  “你怎么就能在這種地方活過13年啊?”劉煥新不由得問父親。

  父親又帶他去到明治礦業所昭和煤礦的舊址,那個當年地獄一樣令他拼命想逃出的地方。雖已是殘垣斷壁,但每一塊瓦礫碎石,都見證過當年日本兵對父親及其他擄日勞工的殘害。

  “天不亮就要去上工,天黑才回來,兩邊不見日頭?!?/p>

  “完不成定量,不但不讓吃飯、休息,而且還會遭到鞭抽、皮靴踢,人被打得皮開肉綻,鮮血直流?!?/p>

  “礦井塌方是家常便飯,輕傷逼迫你去上工,斷腿折腰就把你拖到一邊,自生自滅?!?/p>

  “為了活命,不斷有勞工逃跑。真的有3個人逃出去了,可是北海道處處積雪,跑到哪里都會留下痕跡,很快就被日本人抓回去。當著大家的面,那3個人被施以棍刑,起先他們還能大聲慘叫,慢慢變成低聲呻吟,再后來就沒了動靜……”

  他記得父親站在那里,給他指認著,“那個位置是個醫院,供監工們及其家屬治療,我們勞工根本沒這個待遇,這個位置是選煤場,那個地方放木料,那個地方釘木樁”……那么多年已過,這得是怎樣的刻骨銘心,才使得父親仍能準確無誤地指認當年建筑的位置,這讓劉煥新對戰爭給人帶來的傷害有了更加直觀深刻的認識。

  也正是自那年后,劉煥新親眼看著自己80歲高齡的父親,堅定走上了向日本政府討還公道的荊棘之路。他頻繁接受媒體的采訪、到日本各處演講,甚至站在了日本的法庭上,成為世界上第一個向日本政府提起訴訟的個體。

  劉煥新向記者感慨,在山東老家,父親是那個沉默寡言的一家之主,從未將苦難對他喋喋不休過,誰知到了異國的演講臺上,他充分展現出他的個人魅力和智慧,用自身經歷,向那里的民眾訴說和還原那段黑暗的歷史。

  劉煥新同那些聽眾一樣,被父親深深震撼著,同時也在不知不覺中走出了狹隘的仇恨情緒,慢慢從父親的個案,上升到對擄日勞工整體的理解上。

  而這正是劉連仁愿意看到的,他在耄耋之年做了一名“斗士”,為的就是要向所有人證明,所謂賠償于他而言已然沒有了意義,他想要的,是千千萬萬像他一樣受害者的尊嚴,是那段歷史的真相,是和平的珍貴和意義。

  1980年起,劉煥新先后陪同父親去了日本4次,2000年父親去世后,劉煥新真正接過了父親手里的接力棒。

  事無巨細的勞工工作

  劉連仁的晚年一搏,也調動起了中國其他受害勞工討要公道的決心。1994年,河北趙縣,全國各地的受害勞工代表們齊聚日本侵華戰爭遺留問題民間研究網何天義研究室,決定以中國受害勞工聯誼會這個民間組織作為勞工集體向日本討回公道的平臺,推舉劉煥新為此聯誼會的執行會長。

  劉煥新回憶,當時全國在世的擄日勞工幸存者還有2000多人的規模,他去參加會議的時候還能經常見到那些老人,那段歷史在老人們身上留下的痕跡各種各樣,有佝僂著直不起腰的、有四肢殘廢的、有精神失常的……在他們身上,劉煥新看到了與父親同樣的痛苦與掙扎。他還記得曾在黃河邊一個村莊里看望一位老人,當他將各界人士捐贈的善款交到老人的手里時,生活貧苦的老人甚至都不識百元的模樣。

  “他們的故事要更大聲地講出來,否則只能在老人的沉默中湮滅”,劉煥新及各地勞工代表們開始了搶救勞工資料的工作,他們在全國范圍內建立起了160個勞工聯絡點,幾乎走遍了當年日軍擄獲勞工們的每條道路。

  陳丕剛2005年加入尋找和核實山東受害勞工的工作,他真正感受到做此事的不易。他曾到一個勞工聚集的村子里,被一位勞工的孫子誤認為是騙子,引來了警察,陳丕剛無奈地向他們解釋,“我自己騎車趕老遠的路來的,一不向你們要錢,二不讓你們管飯,連填表格的紙都是我自己買自己打印,你們說我干這事圖啥?”

  陳丕剛的爺爺陳敦卓是當年被抓去日本一家鐵礦公司做工的受害勞工,他從未見到過自己爺爺,爺爺的故事是奶奶講給他聽的。奶奶說,爺爺回來后就瘋了,神經敏感,哭哭笑笑,什么活也不想干,總想著吃還吃不飽,瘋癲起來光著屁股到處跑,后來沒活幾年就去世了。

  陳丕剛去劉煥新那里確認爺爺的身份,看到劉煥新手里的那份《強擄中國赴日勞工名錄》,這是劉煥新1996年時從日本律師手里復印而來的,陳丕剛在那上面找了好久,才看到一個家庭地址和年齡與爺爺相符的詞條,不過名字那欄里寫的卻是“陳東卓”。

  劉煥新跟他說,這種現象非常普遍,當年在日本登記時,勞工們懼怕再次被抓或其他別的原因,會自己改個名字,或寫個錯誤的家庭地址,甚至還有冒充現象,而這給后期的核實工作帶來很大的困難。

  不僅如此,他們還承擔起大量煩瑣復雜的案頭工作。根據日本外務省1946年制作的《華人勞工工作情況調查報告書》記載,戰爭期間被擄往日本的中國勞工總人數為38935人,分配在35家公司的至少135個作業場。為了了解強擄受害勞工135個作業場在日本的分布情況,劉煥新向負責劉連仁案件的日本律師高橋融要回一張日本地圖。他在山東受害勞工聯誼會會長王子安的幫忙下,根據勞工名錄里提供的情況,將每個作業場在地圖上的位置及勞工人數確認得清清楚楚。后來他將這些數據打印出來,用剪刀裁成一塊塊小的紙條,再一點點地粘在地圖上。僅做這個工作,他就用了6年的時間。

  在劉煥新的家里,記者看到了那張貼得密密麻麻的日本地圖,上面每一個用紅筆勾畫的地址,都留有他去過的足跡。父親因做報告而走了一半的日本,劉煥新現在只有沖繩島沒去了。粗略算來,從1991年到現在,他往返日本達100多次,幾乎可以說是一個“日本通”了。每次去到那里,無論多忙,他都會到曾經留下中國勞工血汗的地方走一走。

  去得最頻繁的一年是2001年,因在那年7月,父親的案件一審勝訴,法院判決日本政府賠償劉連仁2000萬日元。然而就在人們對劉連仁案件的二審勝訴充滿信心時,2005年,日本東京高等法院竟然推翻了劉連仁案的判決,駁回訴訟賠償請求。2007年4月27日,日本最高法院更是以“根據中日聯合聲明中國國民的請求權已經被放棄”為由,徹底拒絕了中國戰爭受害者的一切賠償訴求。中國外交部曾對判決作出強硬回應:“該判決(關于中日聯合聲明的解釋)是非法的,無效的?!?/p>

  時至今日,山東受害勞工法律援助團團長傅強仍記得當年二審敗訴時的情景,他是事后才得知,當時負責劉連仁案的日本律師在皮包中備下兩張條幅,如果東京高院宣布的是敗訴,他們會拿出“不當判決”的那張,若是勝訴,則拿出寫著“勞工必勝”的另一張。遺憾的是,傅強最終看到劉煥新手持父親的遺像,站在“不當判決”的條幅旁邊,一臉的肅穆和憤懣。

  “有骨氣的人”

  因為勞工問題,傅強與劉煥新相熟20多年,他在劉連仁劉煥新父子二人身上看到了一種難能可貴的傳承。他也曾聽到日本律師評價他們父子二人,說都是“有骨氣的人”。

  一個細節是,1958年劉連仁被發現送回中國的時候,日本的官房長官愛知癸曾送來20萬日元,說是給他路上用的。當時的劉連仁因為13年沒說過話,無法順暢地表達自己的思想,但在這事上卻毫不含糊,清楚地表達了拒絕?!八灰磺宀懷那?這說明了老人的志氣和骨氣”。而志氣、骨氣和勇氣,也是老人臨走時傳給劉煥新的“三口氣”,“有了這三口氣,咱們走到哪里都不怕。我不行了有你,你不行了還有孫子。我們子子孫孫一定要討個對錯是非”,劉煥新記得這句話。

  自從日本關閉了訴訟的大門,近些年來,劉煥新和他的隊伍一直在與當年使用擄日勞工并迫害他們的日本企業談判周旋,目前來看,“和解”的方式對推動擄日勞工問題的全面解決具有積極意義。劉煥新告訴記者,勞工們提出和解的條件目標主要有三點,即向中國勞工“公開謝罪”“建立紀念碑、館”“賠償損失”。他最近正在處理3年前三菱受害勞工及遺屬的獲賠事宜,據日本那邊帶來的消息說,日本三菱公司已將和解賠償款備好,只待各地市的勞工聯誼會骨干調查確認好勞工信息,再經系列嚴格的審核確認后,每人人民幣10萬元的謝罪金將直接落實到每位勞工及遺屬手中。

  由于勞工身份復雜,加之花名冊地名人名變動,這給調查落實勞工信息的工作帶來了困難,劉煥新他們需要經常下村走訪,親自核實驗證,而這其中涉及的費用都由他們自己承擔。

  “都一把年紀了,在一起過大半輩子了,早就習慣他這樣了?!痹誆薟創宓募依?劉煥新的妻子這樣對記者說。

  看得出來的是,在家的時間里,他是個好的丈夫和稱職的爺爺。3歲多的小孫子哭著要喝奶粉,劉煥新嫻熟地將奶泡好,水和奶粉的比例一點都不錯。

  而在家的西院里,他還有一個“劉連仁紀念館”館長的身份。這個館2006年建成,由中日友好人士共同資助,分上下兩層,里面放滿了與劉連仁有關的資料物品。

  節日期間,館里照例迎來了各地前來參觀的游客,附近學校的學生也常常組團過來,在此了解擄日勞工的歷史。每到這個時候,劉煥新又化身為父親那段歷史的宣講人,他尤其樂意給那些朝氣蓬勃的孩子們講,故事里不乏輕松幽默的描述,用一種更易被孩子們接受的方式串聯起過去和當下,將父親所經歷的那段歷史,植于每個年輕人的心中。

[責任編輯:郭榮榮]
  (方圓公眾號:fangyuanmagazine)更多詳細報道請關注《方圓》最新一期雜志!聯系轉載請添加小編微信【ly157041635】
下一篇文章:李瑞霖:第一時間奪過那柄血淋淋的刀

 網站地圖

檢察日報社簡介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采編人員 廣告服務
Copyright © 2018 www.cbxtr.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義網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 嚴禁轉載
京ICP備13018232號-3 國家廣電總局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0425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網文[2011]0064-02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702000076號
企業法人營業執照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68630315-8128
網絡違法犯罪
舉報網站
經營性網站
備案信息
違法和不良
信息舉報中心
12321網絡不良與
垃圾信息舉報受理中心
山西11选五开奖结果
電信用戶
申訴受理中心